<wbr id="thyld"><del id="thyld"><listing id="thyld"></listing></del></wbr>
  1. <i id="thyld"><nav id="thyld"></nav></i>
    <i id="thyld"><nav id="thyld"><legend id="thyld"></legend></nav></i><s id="thyld"><nav id="thyld"><track id="thyld"></track></nav></s>
    1. <wbr id="thyld"><del id="thyld"></del></wbr>
      <s id="thyld"><nav id="thyld"></nav></s>
      1. 第八区小说网 > 大秦:蒙府赘婿富可敌国 > 第353章关山君驾到

        第353章关山君驾到

          “蓝蓝的白云天,悠悠水边流……”

          “玉手扬鞭马儿走,月上柳梢头!”

          “红红的美人脸,淡淡柳眉愁……”

          次日,青青酒楼,笛音搭配着清亮的歌声传来,引起满场悸动。

          整个酒楼内外,人山人海,汇聚数千之众,无一人愿意发声,似乎都害怕打破美妙的笛音和歌声。

          酒楼后院,一辆车辇缓缓行来,最终在后门处停下。

          在这里,尚且已经可以听到酒楼里面的笛音和歌声,一时间,车上的两人都惊呆了。

          “好清亮的歌声,好美妙的笛音!”

          一道悠悠的声音传来,关山君身旁,狐姬不可思议道。

          不仅仅是狐姬,就连关山君也是一脸错愕。

          “这首歌与你们胡人的歌好相似!”

          眨巴眨巴眼睛,关山君低声道。

          狐姬微微点头。

          胡人向来豪放,马上走天下,马下唱山歌。

          他们有马上的英雄好汉,也有马下的柔情蜜意。

          此刻,酒楼中这一曲美人吟,似唱出胡人的英雄豪情,又似唱出胡人的女儿柔情。

          有点类似胡人的歌谣,但却比胡人的歌谣更好听,更美。

          关山君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          他自问,听了一辈子的音律,从来没听过这般令人动心的笛音。

          听了一辈子的歌,也没听过这般朗朗上口的歌声。

          难怪这小子奏乐会有这么多人捧场,和当初自己那死寂的琴声比起来,这笛音对于很多人来说,简直就是天籁,想不捧场都难。

          甚至于一时间,他都听得入迷,忘记今日此行的目的了。

          直到酒楼中,笛音落下,歌声停唱,关山君这才反应过来,带上狐姬,两人来到后面。

          驾车的车夫不是别人,正是阿大,见状立刻上前敲门。

          可是现在的酒楼伙计都在前面忙活,谁又管得了后面?

          敲了大半响的门,不见有人回应,阿大微微皱眉,猛地一掌派出,房门后面不粗的门栓顿时断裂,房门径直打开。

          “君上请!”

          让到一旁,阿大恭敬道。

          “真粗鲁!”

          关山君瞪了阿大一眼,言语间看似责备,脸上却浮现一抹胆小。

          “嘿嘿!”

          阿大也连忙嘿嘿两声,这才看着关山君走进酒楼后院。

          见状,阿大连忙跟上,在前面引路,道:“君上,怎们已经探查过,表小姐就住在那边的房间里面,您请!”

          关山君微微点头,也不说话,很快便在阿大的带领下走到蒙雪和白琰的房间外面。

          “咚咚咚……”

          敲门声响起,后面,狐姬依靠在关山君的肩膀上,阿大在前面敲门。

          此时此刻,整个酒楼,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前面大堂中的情景给吸引,根本没人注意到关山君一行人前来的事。

          片刻后,一阵“吱呀”声响起,房门打开,露出蒙雪那张绝美的容颜。

          经过几天的休养生息,蒙雪的病情终于好转,此刻脸上也多了一些血色,再也没有之前那般变态的惨白。

          “舅舅,舅母!”

          看到门口站着的关山君和狐姬,蒙雪一怔,惊愕道:“你们怎么来了,快快请进!”

          说着,蒙雪连忙让到一边,请两人进房。

          关山君也不客气,牵着狐姬的收,径直走进房间,举头四处观望。

          看到一旁倒立的席子和被褥,关山君不禁眉头微皱。

          一旁,狐姬也注意到了什么,也是不由一怔,随后同时转头,看向身后的蒙雪。

          两人的眼神有些复杂,但并没有说什么,而是一同来到依旧敞开的窗门前。

          两人透过窗门朝着外面看去,很热闹,只见站在这里,刚好可以看到酒楼大堂的场景,那边,白琰吹笛,一旁似乎是酒楼新聘请的优伶。

          按照道理,优伶这种职业,只有王公贵族才能享受他们的表演,一般庶民根本没有资格,哪怕有钱也不能请。

          不过此次酒楼中,白琰的粉丝可不少,其中还有一些,刚好就是士族子弟。

          这些人把优伶请来,配合白琰一同表演,倒是再正常不过。

          这短短时间里,酒楼中的歌声只停顿了一会儿,便又响起了令一首歌。

          看着一唱一和,吹奏与歌声同起,配合极好的两个人,让人不禁产生一种错觉,似乎那白琰本身就不是什么公族之后,他天生就是一个优伶,一个供人娱乐的优伶。

          他的表演太认真,太敬业了,敬业到让关山君都有种不可思议的地步。

          观望半响,一曲终结,关山君这才回过头来,看向身后一脸尴尬的蒙雪。

          “看来离开关山君府,身无分文,你夫妻二人过得还是挺滋润的。短短几天之内,都住得起酒楼,还吃的这么好!”

          关山君咧嘴一笑,说话间来到一旁坐下。

          蒙雪一怔,她自然看到了刚才关山君等人望着那席子的表情。

          作为一对明媒正娶的夫妻,结果还要分床睡,这种事让别人抓住,的确很尴尬。

          任谁都看得出来,这是夫妻感情不和的事。

          或许在有些人看来,夫妻不和算不上什么,可在这个时代,夫妻不和,本身就是一种无能的表现,也是一种家族破败的表现。

          有道是家和万事兴,一个家族是否兴旺,还得看这个家族是否和睦。

          如果一个家族,连一对小夫妻都无法和睦相处,何来未来的兴旺?

          “我……”

          顿了顿,蒙雪微微张嘴,似乎想说些什么,却发现自己又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          “舅舅怎么突然来了?”

          又迟疑半响,蒙雪这才答非所问道。

          “怎么,看这样子,你是不太欢迎我这个舅舅!”

          “是不是喜欢上这段时间的经历,害怕被人打搅了?”

          关山君和狐姬相互对视一眼,两人都是过来人,哪还能不了解蒙雪那点小心思?

          蒙雪俏脸微红,没想到自己这点小心思瞬间就被看穿了。

          的确,这短短几天之内的经历虽然很苦,但也很刻苦铭心。

          一开始,她并不是很赞同关山君所谓的考验。

          可是几天下来,她逐渐有些痴迷了。

          这才发现,原来苦难不仅仅只是苦难,苦中也有甜蜜的时候。

          难怪当年舅舅能与狐姬走到一起,若没有当年的苦难,他们怎么可能相互容纳?

          就好像自己,若没有这一次的遭遇,她又怎么能看得到他的闪光点?
       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381xs.com